新大男子主义其实可以很温柔

但骨子眼里是爱太太的。  。曾拍过《白蛇传》、《天龙八部》等诸多大戏的刘涛,就稠人广众表示,要嫁就嫁“大男子主义”的男人。但骨子眼里是爱太太的。  
曾拍过《白蛇传》、《天龙八部》等诸多大戏的刘涛,就稠人广众表示,要嫁就嫁“大男子主义”的男人。

  李亚鹏稠人广众说:“我有大男子主义倾向。”曾有“中国足球第一帅哥”之称的刘云飞也在时尚杂志上承认自己有些“大男子主义”。“敬业,很细致,有点大男子主义。”这是世界冠军申雪对“冰上情侣”赵宏博的评价。至于光头老男人凌峰更是从不避讳谈自己的“大男子主义”作派,问题是,如此极端的大男人仍会坚持每天早上给太太喂牛奶,督促她吃早餐,这样的“强权”,让人觉得特地可贵、温馨。

    
是一种可以原谅的男人“缺点”,就好像台风,被定义为“灾害性气候”,但是,它又可以缓解旱情、降温,甚至有些狂野的美。更何况当代的已经有别于过去那种粗糙的东西。女人是复杂的,一方面希望有依靠,另一方面又想独立自由。新时代的男人,似乎也识时务地淘汰了传统大男子主义的糟粕,但是保持了正本“强有力”、“负责任”等核心优点。

    他们在社会、单位、家庭中往往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,为界限的人带来安全感。
传统老式的大男人虽然沉稳、可靠、镇定,但是性格里带着阴暗,内心充分了顽固不化的思想包袱,他们渴望社会维护原有的秩序……因此,传统大男子主义意味着男人在婚姻中占有绝对的主导和支配地位,一切是“他说了算”,另外也足够地表达了一种“不平等”,所以常常被妇女解放运动当作批判的目标。

    但是,当今的“新大男子主义”虽然也有“好高”、“独断”等毛病,但是相对温柔了、阳光了,甚至更有责任感了。有一阵子“妻管严”的批量生产,导致部分男人的强烈反弹,在修正旧形象同时,最先以“新大男子主义”为荣。